当前位置: 首页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

发布时间: 2020-08-01 来源:du-guanli

摘要:说房子好看不好看都是主观性的,最重要的是社会能包容多样性。

与董灏见面是在 Crossboundaries ,这是建筑师董灏目前所在的工作室,由他与合伙人蓝冰可一起创办。这所位于三里屯闹市的办公室被装修得特别简单,部分墙体甚至没有被粉刷,露出深浅不一的水泥颜色,但办公室的空间设计却花了心思,窗帘并不是只能安在窗户边的,这里运用了遮光窗帘替代墙面阻隔空间,以此能通过开关窗帘自由改变原有空间,以及采光效果,而在二层则在屋顶开了几个天窗,让自然光透进来。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家盒子的设计师董灏这样设计教育空间

(Crossboundaries工作室一层,左图中窗帘后还有两个方桌,分别用窗帘阻隔形成另外两个会客厅,右图用窗帘分隔开客厅与茶水间)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家盒子的设计师董灏这样设计教育空间

(Crossboundaries工作室二层)

董灏来了,由于采访音频将被剪辑,采访时背景音需要很干净,我提出希望去一个封闭隔音的会客室,董灏说:“我们这边会客室就是这里啊。”他想了想,领我去看了他们这唯一用墙隔开的小房间,平时应该是用来存放物品的,那间房的其中一面墙也只是一个柱子,他看了看,表示这里太密闭了不舒服,还是在外头吧,我和他便拉了一块窗帘在旁边的小方桌聊了起来。


“空间影响人的行为,不该千篇一律”

正如他所说,“太密闭的房子会让人不舒服”一样,在设计师董灏看来,空间是会影响人的行为的,而建筑师并不是建房子的,而是在设计空间,这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细细想来,在日常生活中,大家也都知道太密闭的空间会让人不舒服,却没有人思考这其实是空间在影响人的行为。往往人们只是在极端的空间状态下才能感知到不舒服,而待在“火柴盒”房子里的大部分时候,人们都都麻木着在意不到这些。

“目前大部分的组织和机构所处的空间,比如校舍,医院,工厂,也都千篇一律,不是说‘火柴盒’的问题,满大街的‘大鸡蛋’也不行啊!这样一来,在里面的人一开始就会有一种机械感。单从教育的场景空间来说,一般都会有卡通人物,五颜六色,甚至做成小城堡,但有没有考虑过,孩子真的喜欢、真的需要吗?”董灏直言道。

如今,董灏的业务中60%为教育建筑设计,他表示现代的建筑设计并不该按建筑功能简单划分,而应该根据用户以及受众的需求去设计,不该想当然。在他的设计中,颜色的使用通常特别谨慎而简洁,一个空间绝不会让人有花花绿绿的感觉,也会尽量避免卡通人物等以及既定的主题混入。“我更希望我提供给孩子们的空间是一块背景,他们能在上面自作画、设计加装饰,这样能让空间有更多元的想象力,而非在最开始时就产生一种风格,这种风格会框住孩子们的想象力。”除此之外,在他的设计中,会考虑受众的视角、偏好等,让空间不再有千篇一律的感觉。


索易快乐成长中心的设计逻辑

家盒子系列建筑与在郑州的索易快乐成长中心是董灏在早幼教建筑设计上的代表作品。此前芥末堆曾报道过索易快乐成长中心,在此以索易举例,让我们看看董灏对于教育建筑上的具体思路。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家盒子的设计师董灏这样设计教育空间

(黄色区域)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家盒子的设计师董灏这样设计教育空间

(红黄管道交接区域)

索易的创始人崔广波也是设计出身,“我曾经也很困惑,小孩子喜欢什么,但和设计师聊了之后,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自己去创造自己喜欢的东西,减少引导。”因此,索易对于色彩的运用十分简单,以五种颜色对应金木水火土来分区,让色彩除装饰外还有功能作用,“比如你可以告诉孩子,绿色和蓝色之间是洗手间,这比让他左转右转更简单,也更符合儿童的思维。”而其他的地方,则选择留白,让儿童创造绘制他们喜欢的东西。在不同区域间,索易的设计则极大利用了空间资源,每个区域都有色块管道能联通到其他楼层,通道处也会做一些小攀爬墙,增添更多细节乐趣。


中美在建筑上教法不同,归国后参与建筑教育

在采访中,董灏也表示,“火柴盒”房子那么多的原因就在于中国的教育是有缺陷的,它让人缺乏想象力,而教育本就该支持多元发展。“问题不是体现在都是火柴盒的房子上,而是出现在各行各业都缺乏创意,所有的东西都差不多,在这种空间,在这种环境下的人又怎么能有想象力?”董灏说。

董灏本科读的是北京建筑大学,而研究生读的是在纽约的普拉特学院建筑系。经历过两国的建筑学教育后,他直言中西在建筑教学上差别很大。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 其一,他感觉在平台上,美国更强调个性化,以及自己对自己负责的态度,主要让学生自己做主选择自己的专业与未来的路。而在中国,教育上习惯让父母,学校,与社会对其负责任,反过来又让学生对社会负责,更强调共性,他个人认为这样把压力放在教育本身十分不妥。“在纽约时,我甚至看到许多学生作品在当时是难以被建出来的,但都充满着想象力。”他说。

  • 其二,则是两国在建筑教育体系上差异很大。在国内,2000年左右的时候建筑教育还处于学院派的“布扎艺术教育体系”,以绘画体系,象征主义来创作,比如房子像什么,董灏认为,这表明国内建筑学在当时还没有经过现代主义洗礼,而在西方,因为经过了现代主义,到2000年左右已经开始面对互联网的冲击,后现代都过去了,更多地在建筑学中思考未来的事情,对形式主义的思考已经不再是最核心的了。


未来:做更多有参与感的事情

谈及未来,他表示更愿意把建筑师这个职业做得更宽广。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行业壁垒被打破,建筑师职业的定义将越来越宽广,对社会的影响和参与度都将越来越高。所以在未来,董灏认为,建筑师或许能成为改变人类生活方式,工作模式的职业,而不再局限于改变物理空间。未来在这方面将做更多有参与感的事情。


TIP:

家盒子:家盒子Family Box是来自英国的集教育、娱乐、科学与健身为一体的国际家庭寓乐成长中心,以世界上最复杂,最完善却又不失灵活的英国纯正快乐教育体系结合世界顶级的游乐设施,满足儿童对健康、快乐、智慧和梦想的需求。

附:

Crossboundaries曾设计过的建筑: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家盒子的设计师董灏这样设计教育空间

北京家盒子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家盒子的设计师董灏这样设计教育空间

上海家盒子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家盒子的设计师董灏这样设计教育空间

北京爱慕内衣工厂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家盒子的设计师董灏这样设计教育空间

上海宝马MINI体验馆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家盒子的设计师董灏这样设计教育空间


最新资讯推荐 查看更多

  • 幼儿园装修设计,塑造童趣氛围育儿教育空间
    · 幼儿园装修设计,塑造童趣氛围育儿教育空间
    查看详情
  • 时尚混搭工业风 现代化教育空间设计
    · 时尚混搭工业风 现代化教育空间设计
    查看详情
  •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
    · 孩子用的教室怎么能千篇一律?
    查看详情
  • 个性十足的烧烤店设计,情怀与文化交杂的热情空间
    · 个性十足的烧烤店设计,情怀与文化交杂的热情空间
    查看详情

装修方案推荐 查看更多